這些文物,帶你讀懂平涼前世今生

守護根脈 

 

  □平涼日報全媒體記者 柳娜


  作為2019年“交響絲路·問道崆峒”平涼·崆峒文化旅游節的重要內容——市博物館新館開館儀式將于年內舉行。都說,了解一座城市,就先走進它的博物館,在這里,上下千年,一脈相傳,在這里,交匯時空,對話歷史。氣勢恢宏的市博物館新館將成為平涼文化的新名片、新地標,是系統了解平涼歷史文化正源的絕佳去處。


  在新館開館之前,我們一起來了解平涼的文物遺存與平涼文物工作者在文物保護方面所做的努力——


  文物燦若繁星


  南石窟寺的“七佛同窟”,開創了佛窟營造史上一種新的形制;涇川大云寺的五重套函盛裝14枚佛祖舍利,是現今發現最早的棺槨式瘞埋舍利的實物資料;建于峭壁上的云崖寺石窟群,是中國石窟營造史上大規模開窟造像之風的最后止息地;王母宮石窟在中心柱石窟的早期發展史中具有重要作用……


  用歷史的眼光凝望這片土地,自古以來平涼就是文化遺存豐厚的動人區域,作為華夏文明的發祥地和中華民族在黃河中上游繁榮興旺的搖籃,我國文學史上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有關平涼的文字記錄多達50多處。中華文明的千年傳承與積淀,特殊的人文結構和地理位置,賦予平涼綿延不絕的深遠文脈與博大豐厚的人文光彩——


  平涼市有國有博物館8家,館藏文物總量20455套(實際數量45445件),其中一級文物222套。靈臺的西周銅器、靜寧的史前玉器、華亭的石刻造像、涇川的佛教文物以及各市縣區的歷代陶瓷都各具特色。


  除了館藏文物外,全市現有各級各類野外文物點2252處,有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2處。轄區新石器時代的文化性質主要由仰韶文化和齊家文化兩部分構成,其中仰韶文化半坡類型、廟底溝類型遍布隴山兩麓和涇河流域;馬家窯類型、半坡類型遍布平涼西部;齊家文化、常山下層文化在涇、渭河流域分布廣泛。位于平涼市西20公里處的安國東溝遺址,是寺洼文化安國式的重要發現地,在我國考古學上占有重要地位。轄區古墓葬遺存有256處。20世紀七、八十年代,平涼地區博物館先后配合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甘肅省考古研究所對靈臺縣白草坡、涇川蒜李、平涼廟莊和大陳及崇信于家灣商周時期墓葬進行了鉆探和挖掘;對平涼廟莊、崇信劉家溝戰國墓葬,莊浪南湖漢代墓葬,靜寧李店西漢墓葬以及涇川袁家庵唐代墓葬進行了清理挖掘,出土了大量彌足珍貴的歷史文物,獲得了一批重要的研究資料。轄區的古遺址1777處,其中古城遺址35處,靜寧治平成紀古城址、涇川涇明長武古城址、涇川城關薛舉古城址、靈臺百里古城址、莊浪通邊古城址記錄著歲月的滄桑。全市現存古建筑60處,崇信李元諒寢宮、平涼大明塔、崆峒凌空塔、靜寧文廟和清真寺、涇川城隍廟等見證著平涼的歷史脈絡。平涼是石窟比較集中的地區,境內自東向西,分別有涇川縣南石窟寺、王母宮、羅漢洞等石窟群,華亭縣上關石窟寺石窟群,莊浪縣云崖寺、陳家洞石窟群、葛家洞石窟等石窟和石刻共計78處。大多創建于北魏到唐代,多分布在涇河兩岸和關山西麓……


  守護共同記憶


  歷史賦予了平涼豐厚的文化遺產,同時也將守護、傳承與弘揚的使命與職責交給了平涼。


  近年來,我市按照“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繼承發展”的方針,不斷加大資金投入和工作力度,扎實推進文物搶修保護,在文物保護方面下足了真功夫。


  時光回到2012年12月31日,當天,涇川縣城關鎮修建道路時,在1964年曾出土過五重套函和14枚佛祖舍利的涇川大云寺遺址發現佛教窖藏一處,之后,又在窖藏坑8米范圍內,先后發現了宋代龍興寺地宮和第二窖藏佛像等遺存……仿佛一座巨大的歷史寶庫緩緩開啟。


  一系列保護搶救工作緊鑼密鼓地展開,充分體現了平涼推動文物保護事業發展的決心和魄力——2013年1月26日,甘肅省文物局組織省內佛教考古領域的專家組成專家組,對涇川縣發現的佛教遺存及出土文物進行現場考察;1月30日,有關方面召開專題會議邀請國內有關專家聽取出土文物情況匯報,并進行深人的學術探討研究;3月9日,國內相關領城知名專家赴涇川對大云寺出土文物和涇州古城遺址進行現場考察,并與市縣兩級就佛教遺存的價值和保護及涇川縣佛教文化資源如何整合等問題進行了交流、探討……


  實際上,在平涼,每一次文物發現,每一個文物點保護,都受到了高度的重視。


  為把平涼珍貴的文物保護好,傳下去,市、縣兩級政府不斷加大投入,全盤部署,分步實施。在過去的幾年,我市在不可移動文物保護方面以省級以上文物保護單位和早期建筑的修繕為重點,在可移動文物的保護方面以博物館和文物庫房的建設為重點,有計劃地安排文物保護項目的實施,變被動保護為主動保護,從而推動全市文物保護工作的深人開展。據了解,近5年來,我市共實施文物保護項目三十多個,爭取到位國家文物保護和博物館免費開放經費共計1.7億多元。


  我市還增加現代高科技手段保護文物,將高科技融人博物館環境達標、安防設施、展覽提升、文物修復和野外文物保護點保護維修、安全保衛等各個方面。


  不能因為發展而使豐厚寶貴的文物受到損害,這是平涼廣大干部群眾的共識。所有建設工程都要經文物部門按規定程序勘察后才能進行立項和開工建設,是我市文物保護工作的一大亮點。近年來市文物局先后配合省文物局對天平高速、平涼機場、西氣東輸等重大工程建設項目進行文物勘探,對平涼工業園區、崇信大柳煤礦、靈臺新集水庫、平涼750KV變電站、甘肅隴能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煤炭深加工工程等建設項目地表文物情況進行實地勘察,并對工程施工過程做全面監管。


  我市還把文物保護宣傳工作作為文物工作的主要內容和重要手段。以“5.18”國際博物館日和中國文化遺產日、法制宣傳日為重要契機,通過舉辦展覽印發宣傳品,以及各種新聞媒體、互聯網等形式深入開展宣傳活動,使全市社會各階層對文物保護的認識進一步提高,全社會關注參與文物保護的氛圍更加濃厚。


  在認真做好文物保護工作的同時,平涼十分重視對文物的合理利用,使之更好地發揮社會效益。平涼8家博物館狠抓內部管理和便民服務“軟件”建設,使之成為展示平涼文化的重要平臺。博物館和文物古跡保護單位宣傳展示功能不斷完善,使得文博單位在取得顯著社會效益的基礎上,對社會的經濟貢獻越來越大,博物館和紀念館成了游客旅游的好去處,有力促進了平涼文化旅游業的融合發展。


  平涼文脈綿長,從歷史深處款款走來,向未來之城迤邐而去。文化是一種血脈聯系,對于今天的我們來說,旅游應該是一種遇見歷史的文化之旅。


  探尋平涼千里沃土上的遺珍,走近千年勝跡,愿我們從這些美麗的文物中,讀懂平涼的前世今生。  


  市博物館 

1.jpg  

   東漢博山神獸紋銅樽


  高27.5、口徑22.3、底徑23.5厘米。博山形蓋,子母口,直筒腹,腹中部作兩對稱鋪首銜環,平底,三熊足。蓋上滿浮雕龍、虎、鳳、及鳥首,人面形怪獸,蓋口圈帶刻折線三角形鋸齒紋。腹部滿浮雕博山紋及龍、虎、熊面獸,腹上中下部各作三周圈帶,分別刻弦紋、菱格紋和折線三角鋸齒紋。通器工藝精湛,裝飾手法細膩。


  裝飾紋飾繁縟華麗,制作工藝精湛細膩,是東漢青銅冶煉技術的杰出代表。同時它也反映出了東漢君、臣、百姓向往過上神仙生活,它的出土也對研究青銅樽的名稱、器型、發展、用途,提供了珍貴的實物資料。


   (征集于涇川縣)


  北朝觀音立像

2.jpg

  高22.0厘米。主尊觀音,二菩薩,二弟子組合。觀音頭戴蓮冠,面相長圓,眉目清秀,著帔帛與裙,頸系項圈,瓔珞于腹前穿環下垂至膝,左手下垂執凈瓶,右手上舉握柳枝,繒帶沿體側下垂,跣足立于仰蓮座上。蓮瓣形頭光上浮雕三坐佛,刻火焰紋。兩側脅侍菩薩頭戴蓮冠,身著衫褲,跣足立于蓮莖座上,蓮瓣形頭光飾火焰紋。二弟子禿發,面相方圓,身著袈裟,背向而立作護法狀,五尊造像均作榫卯式連接于上圓下方四足床座上。(征集于崇信縣)


  崆峒區博物館 

  3.jpg

  明代韓王朱亶(嵴)造鼎形銅爐


  爐黃銅質,鼎形。侈口斜沿,內折窄唇,束頸,溜肩。S形對稱高耳,鼓腹,圜底,獸面吐舌形三高足,足跟缽形。頸上部飾凸弦紋四道,頸中部浮雕夔龍六條,雷紋襯地,頸下部飾三道凸弦紋,肩飾二道凸弦紋。腹部鏨刻紀年、造者、監造、工匠等59字銘文。


  此鼎為明代平涼第十一代韓王府所鑄。器形碩大,造型精美,是研究明代平涼韓王歷史的珍貴文物資料。


  明代獸首銜環耳鋼瓶

4.jpg

  瓶為黃銅質,一對,形制及紋飾相同。直口,外卷方唇,束長頸,對稱置獨角獸吐舌形半環耳,下帶小珥,耳套如意形環,垂膽形腹,束高脛,下為折肩形圈足,足口外撇,無底。口沿下飾三道凹弦紋,頸部飾四個等分菲棱,間以雷地紋,脛部飾四菲棱間以鱗形波浪紋,圈足飾回紋。此瓶是明代珍貴文物。



  莊浪縣博物館 

  5.jpg

  隋朝銅鎏金虎符


  1974年莊浪縣陽川鄉曹家塬遺址出土,征集回來14枚,現分別被中國軍事博物館、甘肅省博物館、平涼市博物館、莊浪縣博物館4家文博單位收藏。


  這4件虎符大小相同,青銅鑄造,外施鎏金,立虎狀,均為左半,高5厘米,長7厘米,重50克。虎符正面為陰刻小篆“某某府”,虎符背部陰刻小篆“某某衛銅虎符之幾(數字)”,另一面陰刻楷書“某某衛”和“某某幾(數字)”兩行各三字。胸部的十字形對榫是合符驗證的標志。


  虎符是古代軍事調遣,命令傳達的重要信物,一般為兩半片,右半在君主或統帥處,左半由執行征、防任務的統兵將領保存,左右兩片合在一起合符驗證后才能調兵遣將,是軍事最高指揮權的物證。


  北魏石造像塔

6.jpg

  1974年莊浪縣良邑鄉李咀村寶泉寺出土,通高206厘米。塔身由五塊呈梯形的方石雕疊壘而成,上小下大。原為樓閣式,今塔頂與塔基均失,僅留五級塔身。


  該造像塔應為北魏孝文帝改制以后的作品,清俊秀麗的造型和褒衣博帶的服飾,體現了士大夫階層的審美情趣。浮雕或半圓雕的刀法圓潤純熟,充分發揮中國傳統雕塑中線條的作用。內容豐富,形式多變,四個面上20多個畫面無一雷同,體現了古代藝匠的卓越才能與豐富想像,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北魏晚期佛教藝術的高度水平。


  涇川縣博物館  

  

  金代“涇州之印”

7.jpg


  “涇州之印”,1976年出土于涇川縣城關鎮。黃銅質,印面為方形7.1cm*7.1cm,通高5.3cm,重1065g。印面側部陰刻楷書“涇州之印”,印面背部刻“承安三年十一月”、“禮部造”。印面九疊篆書文“涇州之印”。國家一級文物,現藏涇川縣博物館,是研究金代涇州建置的重要印件資料。


  從北魏始設到民國改置,“涇州”這一行政區劃名稱共計使用長達近1500年之久。


  而金代“涇州之印”的出土,正是證明“涇州”這一歷史行政區劃的重要史料與實物佐證。


  隋朝彩繪貼金觀音菩薩石立像

8.jpg


  隋彩繪貼金觀音菩薩石立像,圓雕,砂石質,2013年出土于涇川縣宋龍興寺窖藏佛像遺址。造像高198cm,寬50cm。菩薩身材修長,腰部略扭,整體呈“S”形。


  2013年初,涇州古城內一方銘文磚“千年一現”,揭開了一段前代典籍鮮有著錄的歷史真相。在公元1013年,涇州龍興寺僧人云江和智明,將歷經三十年左右時間從四方獲得的“佛舍利二千余粒并佛牙佛骨”瘞藏于本寺曼殊院文殊菩薩殿內的地宮。在舍利地宮東西兩側還先后出土了同一時期埋藏的278件(組)佛像、菩薩像、天王、力士、沙彌造像和造像碑、經幢等物。


  隋彩繪貼金觀音菩薩石立像,即是此次出土窖藏佛像中最為精美的一件,體現了當時涇川佛教文化的興盛和造像工藝的發達。

 

  華亭市博物館 

  

  元代龍泉窯青釉鏤空花瓶

9.jpg

  1994年黎明川出土。花瓶小喇叭口,圓唇,束頸,圓肩,斜腹下收,圈足外撇,雞心底。體內套一小瓶。小瓶豐肩,腹下斜收,頸、底與外瓶頸、底相接合。器身內外施粉青釉,圈足剔釉,呈火石紅色。


  肩上鏤雕一周纏枝葉紋,上腹鏤雕四朵纏枝菊花紋,下腹刻一圈葉尖向上的柳葉紋。內瓶肩部鏤雕纏枝葉紋。此瓶造型獨特,鏤空技術精絕,釉色溫潤,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元代龍泉窯瓷器藝術珍品。


  北周張丑奴造像

10.jpg

  1990年華亭縣安口鎮謝家廟社出土。砂巖質,正面自上而下用界欄隔成三層。下部為題記:保定四年(564年)十一月巳卯朔歲次佛弟張丑奴為身為息墉仁為忘息墉子父子三人造石像一區愿忘者三人三除地獄速令解脫愿忘者上生天上愿得佛道息母路女妃愿身梁長命百歲愿息女女息墉女愿長命長祐得佛道所愿從心。


  崇信縣博物館 

 

  西漢“月氏”銘貨泉銅母范

11.jpg

  范平面略呈方形,周有邊框。范面中間有一凸起的圓形平頂、底部呈“×”字形狀紐將范面分為兩部分,共列錢4枚,左為錢背,右為錢面,錢面陽文篆書“貨泉”二字。范面右側上下右邊各有三角形凹槽1個,左側上下左邊有三角形乳突與之對稱。在銅母范背面鑄有銘文“月氏”二字。這是新莽時期翻模鑄錢用的母范。


  1982年,崇信縣文化館工作人員下鄉采風,在黃寨鄉何灣村,發現這件貨泉銅母范,并正式被縣博物館收藏了。“月氏”銘貨泉銅母范的發現有助于確定絲綢之路中道在關隴地區的走向,是研究絲綢之路交通的重要文物資料。


  西周父甲銅觚

12.jpg

  “父甲”銅觚,喇叭口,尖唇,下收細頸,鼓腹,小喇叭形圈足。腹部上下各飾兩道凸弦紋,之間浮雕兩組饕餮紋,襯以云雷紋。圈足內壁鑄有“冊□冊父甲”五字銘文。1996年9月被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專家組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


  于家灣墓地出土的銅觚、銅爵組合,為研究平涼地區商周文化的發展以及考察這個時期的方國歷史,提供了新的實物資料。


  靜寧縣博物館 

 

  齊家文化弦紋青玉琮

13.jpg


  1984年靜寧縣治平鄉后柳溝村出土。青玉質,色青綠,泛糖色及乳白色沁斑,體作方柱型,外方內圓,對鉆貫空,兩端出射,四角略鈍。方體四面等距離減地浮雕三組由五條凸線組成的紋帶,形制整飭,凸線細勻,是齊家文化中的玉琮重器。


  齊家文化青玉璧

14.jpg


  1984年靜寧縣治平鄉后柳溝村出土。青灰色玉質,中有褐色瑕斑。體呈圓片狀,中有好孔,單面鉆成,通體磨光,器形較大,制作規整,是研究齊家文化宗教、禮儀的代表性器物。


  靈臺縣博物館 


  唐代踏羊彩繪天王俑

15.jpg

  高1.08米,踏羊彩繪天王俑,紅陶質。頭戴側翻翅盔,豎眉怒目,短髭上翹,面容獰厲。身著鎧甲,胸前左右各佩一塊圓形綠色護鏡,肩覆披膊,護頸較低,與胸甲縱束甲帶相扣,鎧甲下垂膝裙,右手按于胯部,左手握拳于胸前。足登尖頭長靴,右腿直立,左腿微曲,踏于羊臀和羊頭之上,羊抬頭瞪眼,跪臥于地。俑通體彩繪,用紅、黑、白、藍彩飾花紋、云紋、衣紋等。甲泡、束帶間貼金箔,更加凸顯出俑的威嚴神態和蘊藉的無窮力量。


  唐代獸面彩繪鎮墓獸

16.jpg

  高62厘米,爪距29.4厘米,獸面鎮墓獸,紅陶質。獅面獸身,閉口直視,凸睛豎眉,獠牙外突,面容猙獰,彎曲蛇矛形獨角,倒“山”形胡須,肩背雙翼加飾豎火焰狀翅毛如孔雀開屏,兩小耳立于頭頂前側。鎮墓獸前肢直立,后肢蹲踞,足呈三趾獸爪形,蹲坐于地。鎮墓獸通體彩繪,用紅、黑、白、藍彩飾眼、鼻、耳、嘴及頷下的細部以及胸、腹部須毛。表現了初唐時期蓬勃向上的時代精神和唐文化的陽剛之美,把唐代藝術家豐富的藝術想象力和高超的雕塑技藝表現得淋漓盡致,對研究盛唐時期的葬俗和雕塑藝術等有著重要的借鑒意義。


     李芳芳 整理


  崆峒山古建筑群: 中國古建教科書 

  

  □趙婭莉  


  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崆峒山古建筑群由皇城建筑群、雷聲峰建筑群和凌空塔三部分組成,共有16處文物建筑,主要為宋代和明代建筑遺存,清代曾不同程度予以修繕,是一部篇幅浩大、活生生的中國古建筑教科書。


  皇城建筑群踞馬鬃山之巔,始建于北宋乾德年間(963-967年),海拔高度2036米,為崆峒山宮觀之首,殿宇富麗堂皇,規模宏大,錯落有致。包括磨針觀、十二元帥殿、靈官洞、太白樓、獻殿、真武殿、玉皇殿、天師殿、藥王殿、老君樓(“老子八十一化”)圖、天仙宮等11處建筑。


  雷聲峰建筑群位于馬鬃山東南,始建于北宋乾德年間(963-967年),包括三官殿、玉皇樓、三星殿、雷祖殿等4處建筑和27尊塑像。雷聲峰建筑群內九光殿石坊是崆峒山目前現存建筑物中惟一保存較為完整的石刻建筑,體現了宗教建筑的獨特風格和藝術成就。


  崆峒山凌空塔位于崆峒山塔院內,始建于北宋天圣七年(1029年),明萬歷十三年(1585年)維修。塔為八角七級樓閣式空心磚塔,座北朝南,高32米,底層周長32米。塔身第一層設南面辟券門,內設佛閣;自第二層起,各層四周有磚刻欄桿,各層開四門,外設佛閣。凌空塔是研究古絲綢之路佛教寺院建筑和佛教文化傳播的珍貴物證。


  南石窟寺的七佛盛景 

  

  □張語晨


  南石窟寺位于涇川縣城東8公里的蔣家村涇河北岸。1988年南石窟寺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南石窟寺從東往西呈一字排列,共有5個洞窟,均坐北朝南,現在僅有1號和4號窟有佛造像,2、3、5號窟已成空窟。其中北魏奚康生開鑿的1號窟規模最大,也是南石窟寺主窟。


  1號中心窟開鑿在距地4.2米的紅砂巖壁上。窟門外兩側開有護法神龕,內分別雕有多聞天王和持天王像,并刻有對聯:“洞府無言傳妙義,剛直隨在護慈心”,楣刻“鎖住白云”。


  1號窟內為“七佛二菩薩”的形制,除與本窟相同的慶陽北石窟寺165號窟(同為奚康生開鑿)之外,其他地方尚未見到這么大體量的七佛形制,其他一些類似七佛造像的均為小巧之作。這種形制是應“七佛天中天,照明于世間”之義。這7尊佛像均身高7米,每佛兩側各雕有2尊高3米的脅侍菩薩,共計14尊。前壁門兩側的菩薩身高5米,其中一尊為交腳菩薩。


  在造像風格方面,七佛風格一致,均為立佛,面型方圓,高鼻垂耳,微露笑意,體態清俊,整體造像顯得古樸、厚實。而14尊脅侍菩薩均頭戴寶冠,身著通肩大衣,體型修長,婀娜俊美,與佛像的莊重肅穆形成鮮明對比。


  窟頂東、西、北殘存大量彩繪浮雕,有樹木、飛鳥、屋舍,寶塔、飛天等,這些浮雕系統展現了“樹下誕生”、“仙人占相”、“宮中歌舞”、“夜半逾城”、“樹下感悟”、“舍身飼虎”等佛教故事。整體浮雕刀法純熟,線條流暢,畫面豐富,妙趣橫生。只是在歲月侵蝕之下,現在僅存小部分彩繪浮雕,其余均被砂巖風化侵蝕,無法看清。


  4號窟是覆斗式中型洞窟。窟外有兩大天王神龕,窟內正中供著文殊、普賢和觀音三尊菩薩,東西兩面側壁塑有十六羅漢、八大菩薩、六力士像,均為石胎泥塑,具有唐代風格。此窟內佛像遭到破壞嚴重,部分佛像頭部缺失。


 成紀故城—— 

兩千多年的歷史古城 

  

  □李喜娥


  成紀故城遺址位于平涼市靜寧縣治平鄉劉河村南500米,古稱小坑川。遺址東西長600米,南北寬56米,總面積約33.6萬平方米,今存14萬平方米。


  成紀是一個很古老的地名。“成紀”之名最早見于漢緯書《遁甲開山圖》:“伏羲生成紀,徙陳倉。”


  目前,成紀故城北墻和東墻尚存530米的殘存城垣,南墻和西墻已無任何遺跡可尋。夯層厚0.08—0.12米,殘高1.5米,基寬3—5米。在城墻夯土中,可見到大量仰韶和齊家文化的粗紋陶片,城內有大量舊瓦礫碎片堆積層并殘存大量秦漢時期的板瓦、筒瓦殘片和各種粗細繩紋、籃紋陶片及各種紋飾的瓦當、回紋鋪地磚、鴟吻殘件、唐彩陶、宋元瓷片等。據《靜寧縣志》載“故城西南1000米處王家溝廟兒坪西漢墓區、先后挖掘漢墓4處,車馬坑1處,漢瓦結構墓1處。出土各類秦漢文物400余件,秦漢半兩4000余枚,漢瓦800余頁”。1983年被靜寧縣人民政府確立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1993年被省人民政府公布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13年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武康王廟: 英雄之氣浩然長存 

  

  □李喜娥


  在崇信縣城,有一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即武康王廟,俗稱城隍廟,明清時期又名李元諒寢宮,是為奉祀唐代武康郡王、隴右節度使李元諒而建的祠。


  李元諒(732-793),唐德宗時著名將領,安息(今伊朗)人,本姓安,唐,數次參加平叛,屢建奇功。貞元四年(788年)正月,李元諒被加封隴右節度使,駐守良原(今靈臺梁原)。次年,他新筑崇信城,這是崇信地名見于史書的最早記載。


  武康王廟雖經明代遷建和歷代多次維修,但大木構架的整體風格仍保留了宋元時期的建筑特征,而后檐結構則保留有唐代建筑的風格。其鋪作形制、材分制度基本合乎宋《營造法式》的規定,但又融合了明代手法和甘肅地方工藝,是甘肅省乃至西北地區木構件中保留早期構件和作法較多、時代較早的建筑之一,是古人的杰作,是中國古建筑的寶貴實例,也是研究西北地區古代建筑藝術和生態環境的真實依據。1993年被公布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01年被公布為第五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相關文章

大乐透开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