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崆峒金石留下一份墨香——記崆峒山文物守護者張欽仲

為崆峒金石留下一份墨香 

 ——記崆峒山文物守護者張欽仲 

14.png 

  崆峒山古建筑群。  資料圖片


 

  □強進前


  我與張欽仲相識于2012年,算來已有7個年頭,這7年里我們互相學習,共同進步,彼此亦師亦友,比較了解。近年來,他做了很多征集保護崆峒山文物的事,偶登崆峒,目睹新立的文保單位標志碑,聆聽他的講述,令我心生敬佩,不由想起與他交往的一些生活片段。

  張欽仲于2006年從部隊轉業到崆峒山文物管理所工作至今,可以說是棄武從文,雖是同齡,但工作閱歷卻比我豐富得多,而且性情直爽,與人為善,心思縝密,勤學好問,工作熱忱,對文博工作孜孜以求,尤其是對崆峒山金石碑銘了然于胸,如數家珍,近年來在發掘保護和整理研究方面做出了重要貢獻。

  摩石拓影:留住歷史的墨香

  金石碑銘是記述歷史的重要資料,可補正史之闕,歷來受到學者的重視,曾經一度成為“金石學”。崆峒山歷史悠久,文化資源豐富,金石銘刻遍布全山,上訖后周顯德五年(公元958年)的《金輪佛頂真言殘經幢》,下至近現代碑記370多通,其中尤以明清、民國碑刻為多。

  近年來,張欽仲不論春夏與秋冬,以其精湛的拓碑藝術,與文管所同仁一起對這些現存的碑銘制作拓片,建立檔案,并進行系統整理和研究,曾先后在各類刊物上發表了《崆峒山鎮山鞭探析》《明代平涼演玄觀碑考略》《鐫刻在石頭上的歷史與文化》等10余篇具有原創性的文章。也為近年來出版的《崆峒金石》《平涼歷代碑刻金文選》《平涼名勝》等著作提供拓片資料,留住了這些鐫刻在石頭上的記憶。

  樹碑立傳:整合破碎的殘卷 

  崆峒山不同時期的碑刻散布于各個角落,由于歷史原因,尤其是歷經“文革”時期“破四舊”,很多具有歷史價值的文物被人為破壞,棄置各處,一些碑刻也是“身首異處”,面目全非。張欽仲利用工作之便,細心觀察,四處尋覓,深入挖掘,找到了很多“斷壁殘垣”,有的碑座與碑身相隔十幾公里,甚至遠在他鄉。據介紹,近年來搜尋到崆峒山境內掩埋地下及流失民間的各類文物30余件。不論條件艱難,路途遙遠,他總是想盡一切辦法,讓這些殘碑斷銘“破鏡重圓”,重見天日。

  最有意思的是他在整理崆峒山民國時期至現當代的碑刻時發現,其中有二十幾通碑皆為陜西岐山傅姓師傅所刻,而且碑身兩側邊緣的圖案大致相似,或為八仙人物,或為琴棋書畫,或為祥瑞符號,尋此線索,順藤摸瓜,他便帶上拓片,前后4次親往陜西岐山縣“按圖索驥”,尋找傅氏后人。功夫不負有心人,經多方打聽詢問,在青化鎮他找到了傅氏后人傅克斌老人。據其介紹,傅克斌正是民國刻石匠傅世俊之子,其他兩位石匠傅新元系傅世俊師父,傅世俊系傅金墉師父,師徒三代都是當時頗有名氣的刻碑藝人,其中傅世俊還被馬步芳請去在馬家刻碑達4個月之久。更讓人感到意外的是,傅氏后人為其誠心打動,拿出了先輩刻碑的手稿,其中大部分圖案與崆峒山現存傅氏所刻之碑邊緣上的圖案完全相符,且為真跡。為了使這些手稿與碑刻“形神合一”,經領導同意后,他們達成協商,從傅氏手中回收了這些手稿,共計100余幅。事后,他將這些手稿裝裱成冊,現藏于崆峒山文物管理所。

  同時,在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中,他幾乎跑遍了崆峒山的每個溝溝坎坎,為將崆峒山古建筑群申報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打下了堅實基礎,并為崆峒山文物和古建筑群建立了翔實的文物檔案。從中不難看出張欽仲作為一個文博人的使命與擔當,不尚空談,只做實事,用自己的行動整合破碎的歷史殘卷,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薪火相傳:守望悠遠的鄉韻

  碑拓藝術是起源于南朝時的一種印刷技術,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典型代表。一般而言,碑拓有“烏金拓”“蟬翼拓”“朱拓”等多種形式,在印刷術沒有誕生之前,碑拓保存了大量的歷史文獻資料。

  自從進入崆峒山文物管理所以來,張欽仲因家庭熏陶和工作環境影響,勤于學習,博采眾長,苦練拓碑技術,很快就掌握了各種拓法,并摸索出適合各種石質碑刻的不同拓法,已拓各類碑銘近千幅,尤其是利用崆峒山得天獨厚的條件,對一些風蝕剝落的碑刻進行了搶救性的保護,并制作了拓片以存檔。如今,已有很多碑被罩上了玻璃面罩,其珍視文物的意識可見一斑。非但如此,除了對大量文物進行保護以外,他還致力于積極弘揚崆峒文化。2018年,在領導的大力支持下,他精選崆峒境內各個時期的各類拓片100余幅,裝裱完備,在崆峒古鎮舉行展覽,每幅拓片都是一幅精美的書法作品,真、草、隸、篆、行,五種字體俱全,詩詞、繪畫、造像皆備,供四方游客在欣賞中國傳統藝術之余,能夠進一步了解平涼歷史文化。同時,他還借助周末和假期,組織一些來館參觀的中小學生們親自動手,體驗拓片的制作,融文化傳播于趣味生活之中,可謂有聲有色。為青少年了解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打開了一扇窗口,為崆峒金石留下了一份墨香,也為故鄉人民守住了一曲悠揚的鄉韻。

  宋代詩人陸游曾有詩言:“古人學問無遺力,少壯工夫老始成。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適值復興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之際,任重道遠,只有秉持實事求是之心,批判地繼承,不斷地進行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一點一滴從身邊做起,守土有責,守土盡責,不斷提高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才能方得始終。

  祝愿張欽仲在文博保護和弘揚崆峒文化工作中取得更多佳績。

相關文章

大乐透开奖规则